“专精特新”是政策热词、产业热词,当然也成为了投资热词。投资人本就是嗅觉最为敏感的群体,面对明确而密集的政策信号——“脱虚向实”和“补链强链”,大批的资本从互联网、新消费等领域,涌向了过去并没有得到太多关注的工业制造业领域,希望掘金“专精特新”,发现未来“小巨人”。

尤其是科创板和北交所的陆续推出,不仅为中小企业,尤其是工业制造业领域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渠道,也为资本搭建了新的退出通路,这是资本敢于下注的关键因素。相对于不确定性猛增的美股市场和门槛较高的港股市场,新的可能性怎能不激动人心呢?

但是,在这个被戏称为“99%的投资人并不懂”、连中国风险投资的“美国师傅”们也没能玩转的新领域,各路资本喜忧参半、冷暖自知。

“专精特新”被疯抢

“互联网融资最火爆的时候,我都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在一线投资机构负责工业项目的投资人Derek对《中国经济周刊》讲述了他近期的“神奇经历”。

“一家做新材料的创业公司,去年的营收只有两三千万,但估值却达到了40亿。我们去参加融资会之前,想去公司做背调再和创始团队交流一下,得到的回复是抱歉没时间。后来的投资会由于公司场地有限只能线上举行,因为有超过200家投资机构参与出价,很多投资人连公司都没去过。”Derek说。

究竟什么项目如此诱人?Derek透露,这家公司生产的是VR/AR设备需要用到的一种特殊材料。“但离真正量产还有十万八千里呢。”他说。

“VR/AR设备被认为是未来元宇宙的入口,元宇宙被描述为继PC和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就像现在人手一部智能手机一样,万一未来人人都会有一副进入元宇宙的VR眼镜呢?”Derek表示,大批带着“互联网思维”进入工业制造业的投资人,就是喜欢这种“故事”。

Derek最初将此事当作笑话与同行分享,但后来他发现,这不是笑话。“我们又看了一家做动力电池的创业公司,给出的份额并不多,只接受3~4家投资,但至少有50家投资机构去竞争。现在投资圈真的太卷了,我都想去创业了。”Derek半开玩笑地说。

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共计发生9391起投资案例,其中,披露金额的交易数共计8758起,披露金额规模合计10540.36亿元人民币,投资案例数和投资总金额已经超越2020年全年,同比分别上升70.5%和74.9%。

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集4574只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同比上升87.3%;募集金额达到12690.39亿元人民币,相较去年同期上升50.1%,新募基金数量和募资规模也均已超过2020年全年。

这么多的钱,该去哪儿?确实是个问题。

警惕工业制造业投资的“互联网思维”

随着工业制造业突然从创投圈的舞台边缘被推上了核心赛道,大批从互联网领域撤离的VC和PE们顺应政策导向蜂拥而至,也有过去投新消费的投资人雄心勃勃地来投资“工业国货”。

这对于一直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制造业中小企业和创业公司来说,当然是好事,但风口热浪之下,也需要一些冷静思考。

“中国VC(风险投资)行业发展只有20年的历史,但机构数量已有数万家,从业人数上百万,远远超出百年风投历史的美国。而且过去20年,中国VC主要投向互联网领域,‘美国师傅’们也不投资工业制造业,因此目前并未形成一套成熟、权威的针对工业制造业的投资体系。”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是行业里为数不多的、做工业技术领域早期投资已经十几年的投资人。

黄河是技术出身,在清华大学从本科读到博士并留校任教,在工业和投资领域都拥有多年从业经历,他已经投出了多个“专精特新”和“小巨人”企业。“专精特新名单上的很多企业,我都去实地看过和研究过,确实有很多好公司,但也有‘水货’。”他说。

黄河对于许多投资人试图在工业技术领域复制互联网的投资模式表示了担忧。他认为,目前主要有两大误区。一是工业技术领域和互联网行业投资的关键逻辑不一样,互联网领域可以投资一堆项目,只要一个项目押准了,获得超高回报,整个投资就是成功的;但在工业技术领域,能够成长到超过500亿元市值的公司数量非常少,很难出现单个项目获得巨大回报的情况。所以,投资要有更多的确定性,不是保证不错过,而是保证少投错。

二是投资人过度迷恋技术。“一定要把工业作为一个体系去理解,技术只是一方面,从来就不能说技术好就是一家好公司。真正顶尖的、纯粹靠技术过活的公司不是没有,但那是极少数。工业讲的是:你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题;你要用多少钱解决我的问题;你能不能稳定地解决我的问题。简单说就是要好用、便宜、稳定和大批量,而且除了自身过硬,还要管理好供应链。”黄河表示。

黄河认为,优秀的工业企业大多数只需要在技术上有一定的独特性和先进性,更重要的是着眼于技术转化落地。如果技术落不了地,找不到大规模的商业化应用场景,一切都是空谈。

“工业技术领域的投资要坚持‘周期长、赛道宽、不唯纯技术论’的投资准则。有这些经验,不是我们比别人高明,而是来自我们从2010年开始做工业制造业的早期优势,学费交得早,坑都踩完了。”他说。

局部已经过热?工业制造业靠钱砸不出头部企业

“整体不好判断,但局部的投资过热已经非常明显了。”黄河认为,眼下的工业和技术早期投资,可能正在经历中国风险投资历史上的一次泡沫,资本的大量涌入形成了局部和周期性过热,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年的互联网。

从去年开始,机器人领域是“局部过热”的典型代表。创投圈甚至流传着这样的段子:全中国的投资人不是在东莞松山湖,就是在去东莞松山湖的路上。因为那里聚集了大量机器人领域的创业公司,甚至有硅谷的机器人公司不远万里搬到了松山湖。

“现在对机器人领域的投资额已经是整体市场规模的几十倍,连全民关注的半导体行业吸引的投资额也没有超过整体产业规模。有的机器人创业公司,公司成立4个月,收入为零,只有PPT,但已经完成了3轮融资,估值超过20亿元。当年的互联网也没有这么疯狂。”黄河感叹。

更让人惊诧的是,即使在机器人行业内部也“冷热不均”,故事更好懂、未来想象力更大,但当下并没有太多应用场景的C端机器人火爆异常。

“在机器人领域一年260亿元左右的投资额中,有超过220亿元是投向C端机器人的,而B端的工业机器人虽然市场规模有400亿元左右,年增长也能达到20%,但获得的投资只有40亿元左右。”黄河透露。

原因很简单,部分揣着“互联网思维”的投资人认为,确定性的20%年增长,不如不确定但有可能达到万亿规模的C端市场有想象力。实际上,科学仪器、工业AI、工业互联网、自动驾驶等很多领域,都出现了局部过热和周期性过热的问题。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大量资本在一个个风口中席卷而过,数度留下“鸡毛遍地”,但大浪淘沙之下,也确实砸出多家市值千亿、万亿的头部企业。黄河认为,资本在一些领域过热,如果只是带来资金效率的低下并不可怕,糟糕的是会“劣币驱逐良币”,把整个行业搞垮。

Derek也有类似的担忧。“一家公司的产品终端销售价4万元,但给渠道的价格8万元,然后再拿钱补贴渠道。为什么?因为这家公司融了大笔的钱,要‘做出’营收数据好达到科创板上市的门槛。公司还高薪养了上百个博士,以‘实现’高研发投入,但实际上这类产品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博士。这套融资买客户、低价抢市场的互联网打法,会让行业里真正做事的公司没办法做下去。”Derek说。

更让人担忧的是,资本过度集中在一些“高精尖”赛道,但与制造升级、技术提升相关的诸多关键环节却依然还是“资本洼地”。

投资人在很多人印象里一般都很精明 ,为何会表现得“人傻钱多”?黄河认为,创投圈普遍缺乏工业制造业的经验,技术门槛导致信息不对称是一个原因,但也不排除就是有人做投机而不是做投资。“投资机构去投出一家好公司,助推一个行业,和赚到钱可以是完全不同的逻辑。可能对一些人来说,只要数据好看,成功退出赚到钱,留下一地鸡毛也没关系。”他说。

要解决这些发展进程中难以避免的乱象,黄河建议,监管应该更加细致,比如科创板只要求营收,不要求利润,给科技创新型企业发展的时间是对的,但也要有配套的约束条件,比如亏损要逐年收窄等,以防止有公司通过钻研规则成为仅仅停留在上市文件里的“好公司”。

“资本本质就是逐利的,只有让资本在烂公司身上赚不到钱,才能把钱‘逼’到好公司那里。”黄河表示。

 


 

资本涌入“专精特新”,堪比当年互联网……

 

来源 | 中国经济周刊,原题《“专精特新”有多火?企业成立4个月,营收为0,估值20亿》

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互联网融资最火爆的时候,我都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在一线投资机构负责工业项目的投资人Derek对《中国经济周刊》讲述了他近期的“神奇经历”。

“一家做新材料的创业公司,去年的营收只有两三千万,但估值却达到了40亿。我们去参加融资会之前,想去公司做背调再和创始团队交流一下,得到的回复是抱歉没时间。后来的投资会由于公司场地有限只能线上举行,因为有超过200家投资机构参与出价,很多投资人连公司都没去过。”Derek说。

究竟什么项目如此诱人?Derek透露,这家公司生产的是VR/AR设备需要用到的一种特殊材料。“但离真正量产还有十万八千里呢。”他说。

“VR/AR设备被认为是未来元宇宙的入口,元宇宙被描述为继PC和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就像现在人手一部智能手机一样,万一未来人人都会有一副进入元宇宙的VR眼镜呢?”Derek表示,大批带着“互联网思维”进入工业制造业的投资人,就是喜欢这种“故事”。

Derek最初将此事当作笑话与同行分享,但后来他发现,这不是笑话。“我们又看了一家做动力电池的创业公司,给出的份额并不多,只接受3~4家投资,但至少有50家投资机构去竞争。现在投资圈真的太卷了,我都想去创业了。”Derek半开玩笑地说。

 

▲图/视觉中国

“专精特新”是政策热词、产业热词,当然也成为了投资热词。投资人本就是嗅觉最为敏感的群体,面对明确而密集的政策信号——“脱虚向实”和“补链强链”,大批的资本从互联网、新消费等领域,涌向了过去并没有得到太多关注的工业制造业领域,希望掘金“专精特新”,发现未来“小巨人”。

尤其是科创板和北交所的陆续推出,不仅为中小企业,尤其是工业制造业领域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渠道,也为资本搭建了新的退出通路,这是资本敢于下注的关键因素。相对于不确定性猛增的美股市场和门槛较高的港股市场,新的可能性怎能不激动人心呢?

但是,在这个被戏称为“99%的投资人并不懂”、连中国风险投资的“美国师傅”们也没能玩转的新领域,各路资本喜忧参半、冷暖自知。

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共计发生9391起投资案例,其中,披露金额的交易数共计8758起,披露金额规模合计10540.36亿元人民币,投资案例数和投资总金额已经超越2020年全年,同比分别上升70.5%和74.9%。

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集4574只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同比上升87.3%;募集金额达到12690.39亿元人民币,相较去年同期上升50.1%,新募基金数量和募资规模也均已超过2020年全年。

图片

警惕工业制造业投资的“互联网思维”,

这么多的钱,该去哪儿?

随着工业制造业突然从创投圈的舞台边缘被推上了核心赛道,大批从互联网领域撤离的VC和PE们顺应政策导向蜂拥而至,也有过去投新消费的投资人雄心勃勃地来投资“工业国货”。

这对于一直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制造业中小企业和创业公司来说,当然是好事,但风口热浪之下,也需要一些冷静思考。

“中国VC(风险投资)行业发展只有20年的历史,但机构数量已有数万家,从业人数上百万,远远超出百年风投历史的美国。而且过去20年,中国VC主要投向互联网领域,‘美国师傅’们也不投资工业制造业,因此目前并未形成一套成熟、权威的针对工业制造业的投资体系。”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是行业里为数不多的、做工业技术领域早期投资已经十几年的投资人。

黄河是技术出身,在清华大学从本科读到博士并留校任教,在工业和投资领域都拥有多年从业经历,他已经投出了多个“专精特新”和“小巨人”企业。“专精特新名单上的很多企业,我都去实地看过和研究过,确实有很多好公司,但也有‘水货’。”他说。

许多投资人试图在工业技术领域复制互联网的投资模式,黄河认为,目前主要有两大误区。一是工业技术领域和互联网行业投资的关键逻辑不一样,互联网领域可以投资一堆项目,只要一个项目押准了,获得超高回报,整个投资就是成功的;但在工业技术领域,能够成长到超过500亿元市值的公司数量非常少,很难出现单个项目获得巨大回报的情况。所以,投资要有更多的确定性,不是保证不错过,而是保证少投错。

二是投资人过度迷恋技术。“一定要把工业作为一个体系去理解,技术只是一方面,从来就不能说技术好就是一家好公司。真正顶尖的、纯粹靠技术过活的公司不是没有,但那是极少数。工业讲的是:你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题;你要用多少钱解决我的问题;你能不能稳定地解决我的问题。简单说就是要好用、便宜、稳定和大批量,而且除了自身过硬,还要管理好供应链。”黄河表示。

黄河认为,优秀的工业企业大多数只需要在技术上有一定的独特性和先进性,更重要的是着眼于技术转化落地。如果技术落不了地,找不到大规模的商业化应用场景,一切都是空谈。

“工业技术领域的投资要坚持‘周期长、赛道宽、不唯纯技术论’的投资准则。有这些经验,不是我们比别人高明,而是来自我们从2010年开始做工业制造业的早期优势,学费交得早,坑都踩完了。”他说。

图片

▲图/视觉中国

局部已经过热?

工业制造业靠钱砸不出头部企业

“整体不好判断,但局部的投资过热已经非常明显了。”黄河认为,眼下的工业和技术早期投资,可能正在经历中国风险投资历史上的一次泡沫,资本的大量涌入形成了局部和周期性过热,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年的互联网。

从去年开始,机器人领域是“局部过热”的典型代表。创投圈甚至流传着这样的段子:全中国的投资人不是在东莞松山湖,就是在去东莞松山湖的路上。因为那里聚集了大量机器人领域的创业公司,甚至有硅谷的机器人公司不远万里搬到了松山湖。

“现在对机器人领域的投资额已经是整体市场规模的几十倍,连全民关注的半导体行业吸引的投资额也没有超过整体产业规模。有的机器人创业公司,公司成立4个月,收入为零,只有PPT,但已经完成了3轮融资,估值超过20亿元。当年的互联网也没有这么疯狂。”黄河感叹。

更让人惊诧的是,即使在机器人行业内部也“冷热不均”,故事更好懂、未来想象力更大,但当下并没有太多应用场景的C端机器人火爆异常。

“在机器人领域一年260亿元左右的投资额中,有超过220亿元是投向C端机器人的,而B端的工业机器人虽然市场规模有400亿元左右,年增长也能达到20%,但获得的投资只有40亿元左右。”黄河透露。

原因很简单,部分揣着“互联网思维”的投资人认为,确定性的20%年增长,不如不确定但有可能达到万亿规模的C端市场有想象力。实际上,科学仪器、工业AI、工业互联网、自动驾驶等很多领域,都出现了局部过热和周期性过热的问题。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大量资本在一个个风口中席卷而过,数度留下“鸡毛遍地”,但大浪淘沙之下,也确实砸出多家市值千亿、万亿的头部企业。黄河认为,资本在一些领域过热,如果只是带来资金效率的低下并不可怕,糟糕的是会“劣币驱逐良币”,把整个行业搞垮。

Derek也有类似的担忧。“一家公司的产品终端销售价4万元,但给渠道的价格8万元,然后再拿钱补贴渠道。为什么?因为这家公司融了大笔的钱,要‘做出’营收数据好达到科创板上市的门槛。公司还高薪养了上百个博士,以‘实现’高研发投入,但实际上这类产品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博士。这套融资买客户、低价抢市场的互联网打法,会让行业里真正做事的公司没办法做下去。”Derek说。

更让人担忧的是,资本过度集中在一些“高精尖”赛道,但与制造升级、技术提升相关的诸多关键环节却依然还是“资本洼地”。

投资人在很多人印象里一般都很精明 ,为何会表现得“人傻钱多”?黄河认为,创投圈普遍缺乏工业制造业的经验,技术门槛导致信息不对称是一个原因,但也不排除就是有人做投机而不是做投资。“投资机构去投出一家好公司,助推一个行业,和赚到钱可以是完全不同的逻辑。可能对一些人来说,只要数据好看,成功退出赚到钱,留下一地鸡毛也没关系。”他说。

要解决这些发展进程中难以避免的乱象,黄河建议,监管应该更加细致,比如科创板只要求营收,不要求利润,给科技创新型企业发展的时间是对的,但也要有配套的约束条件,比如亏损要逐年收窄等,以防止有公司通过钻研规则成为仅仅停留在上市文件里的“好公司”。

“资本本质就是逐利的,只有让资本在烂公司身上赚不到钱,才能把钱‘逼’到好公司那里。”黄河表示。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Derek为化名)